性愛中的感官世界

愛與欲的驅使

多年前看過的一部日本電影,曾引起眾多爭議和關注,那就是《感官世界》。女人阿部定愛上了一個男人,他們一起打開了
一個無與倫比的「感官世界」——做愛幾乎成為了他們生活的全部,瘋狂地不加節制的性慾,女人無休無止的要求、索求,
男人竭盡所能地滿足女人,這幾乎佔滿了他們的日與夜,所有的心智和神魂。他們互相掠奪,互相掙扎,一起向顛峰攀登。
愛情使他們的生活黑暗,全然看不到日月的光陰。為了那令人絕望的快感,阿部定用帶子勒住了情人的頸項,他終於死在了
最後一次的癲狂中。她拋去了靈魂的軀殼,遊蕩在大街上,不知所依。

這部電影令人如此驚懼,已近乎駭人聽聞,當年在日本上映時立即引起了全日、全社會的公憤——堅硬的真實如此輕易地摧
殘了他們不堪的內心。就像你我知道或感覺的一樣:愛與情,情與欲,從來就是我們內心最隱秘的情感。因此,我們才小心
翼翼地生活,如履薄冰。我們時而神采飛揚、言語滔滔,時而默然不語;時而排山倒海,時而淵停嶽峙。我們謹慎或者瘋狂
,不顧一切地愛著,甚至,不時地想到死,只是想極力掙脫那最終將要到來的結局。

無疑,阿部定在心理上是一個極度變態的女人,是什麼導致這些呢?阿部定,一個代表了長期生活在性別壓抑時代與社會的
女性,無論是來自於外界的壓力,還是心理的扭曲,顯而易見的是:女人,一種更容易為性慾或愛慾驅使的動物,或許是多
少年來性別的壓抑一朝得以釋放即以最放肆、最犧牲的姿態呈現;也或許是生活的磨練漸漸乾涸了所有人的心,一旦發現那
麼一個能夠滿足自己,讓自己顛覆快樂顛峰的人,就病態般抓住不放,甚至捨棄一切也要挽留。

總之,阿部定曾是色情電影中的一個女性,一個角色,但那不僅僅是個角色,而是來自於真實事件或生活的采編。

如今,生活中的確有許多這樣的故事,愛與欲的掙扎,難捨難分。男人的慾望似乎更傾向於名利與財富,而女人作為最為感
性的動物,往往被情慾、性慾所控制,成為一種不由自主的渴求,而放縱自己的感官享受,控制力在此時薄弱得不堪一擊。
這也是為什麼許多感情生活中女人更容易全身心地付出和投入,甚至連自己或已有的幸福都作為賭注的緣故。

應該說,心理上的快樂是真正源自於生活上的快樂和滿足的。一個生活幸福的人必定比一個不快樂、不幸福的人容光煥發、
神采奕奕。因此,由於身,進而心,從內至外,散發出一種不自覺的快樂,並感到全身每一個骨節和細胞,乃至整個靈魂都
展現出一種似乎有些詭異的光芒。

那麼,一部電影也許並不能夠代表更多的全部,全部的東西往往存在於現實中,存在於我們日常的生活裡。或許,我們通過
此並不能夠分析或得出什麼,但至少可以將之完整地呈現於面前,各得其所體會的難狀吧!

性慾的感官享受

在許許多多普通人當中,有相當一部分人是通過觀看情色電影來增加或刺激自己的感官享受,特別是在做愛前,甚至有的還
需要或能夠以此來激發內心的性慾,達到日常生活中難以達到的高潮。

往往人們總認為這些是齷齪的行為,是心理病態的一種表現形式,但心理學家給我們的分析卻是截然不同的:正常人通過觀
看情色電影來滿足自己的性慾,在生理上是一種很自然的現象,相反,如果到了青春期的男生由於長期壓抑自己的性慾,無
法進行宣洩,那麼結果是顯而易見的。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外國,許多變態殺人狂被逮捕後,分析他們的心理,大多和這有
關。

夫妻間通過看情色電影來促進雙方在性愛中的感官需求,對調節和諧的夫妻性生活起到了很好的「潤滑劑」作用。據美國的
一份調查顯示:在被調查者中有78%的夫妻承認在做愛中曾經有過性幻想的對象。試想,結婚這麼多年的夫妻,彼此給予對
方的新鮮和刺激早已被濃濃的親情所取代了,適時地在做愛之前或過程中放一些情色電影,刺激雙方的感官神經以達到前所
未有的高潮。這對家庭和睦,夫妻恩愛是很有幫助的。

最近,網絡上最為流行的莫過於「木子美」。她,一個通過性愛體驗來描述和記錄真實的「性愛日記」的「新新人類」,無
論是出於炒作,還是出於對真實生活的一種親歷和體驗,她都是用一種旁人看來很不合理的方式來描述自己的「感官世界」
,來宣洩,來吶喊。一時間,無論是抨擊還是鼓勵,充斥了中國大小的網站和媒體。

絕對隱私

我們採訪了不同背景,不同閱歷的都市人群。訪談A(女士,三十五歲,外企會計)結婚之初,他還是耐心的在做愛前,願意細心地撫摸、摩挲,甚至有時用嘴唇來撫摸,直到我呻吟不已,那時的我常常感到自己興奮得快要死去,氣若游絲般,喘息不已。他也極其的亢奮,眼睛裡都閃爍著興奮的光芒。而如今我們結婚已七八年了,住在一起也有十年多了,每次做愛時似乎我們都已失去了太多的興趣和激情,似乎在做一件如穿衣服、吃飯般瑣碎的事,毫無歡欣可言。我不知這到底怎麼了?他說他還愛我,只是不知為什麼有些麻木,對房事也像例行公事般,難道真的是感情過後的倦怠嗎?真的,不瞞你說,有時我還偷偷找出從前看過的情色片來刺激一下自己的感覺,可似乎成效不大,可能是已經沒有「化學作用」了吧,我不知這是怎麼了,可我們依舊照常地生活、回家、接孩子、送孩子上幼兒園。難道是我們的身體已不再吸引對方了嗎?

愛與身體的感知

回過頭來,其實從現實來看,不幸的婚姻有相當一部分來自於性生活的不和諧。要麼雙方漸漸疲累了,失去了知覺;要麼隨
著年齡的增長、身體的變化,不再有新鮮的感覺了,身體已失去了吸引力,即便不是嫌惡,至少也有厭倦;還要麼從始至終
就沒有真正享受到快樂,所以也不知道這是一種快樂的生活。

但無論如何,我想愛自己,愛自己的身體是每個人對於自己的一種尊重和關愛。只有這樣,別人或許才會更多地付出愛,如
此循環,當有一天,兩人開始欣賞彼此的身體,並掛念它,更願去愛撫、疼愛它,那麼情色電影或許也就可以真的拋棄了,
因為,他們不再那麼厭倦自己,自己的身體,甚至急於改變自己。

其實,現代人的孤獨、不安定也注入了強烈的不安全感,急需從別人手上或內心索求到刺激,以此來麻痺內心的孤獨,淹沒
自己的渺小。於是,有情有欲,可謂令人喜極而泣之事;有性無慾,失於可悲;無性無慾,至為可憐;無性有欲,卻更易走
進一種越來越狹隘的感官世界中,直到困住自己逃脫不出,最後使心理也產生一種偏執的病態。這時的感覺,就像看情色片
,可以作為愛的調劑,增添不少的快感和激情,但決不能成為日食三次的主餐,甚至奪人性命的毒物。

電影終究是對生活的一種宣吶和複製,在平淡的表面之下,生活中的驚心動魄,固執徹底往往超出我們的想像之外,即使如
阿部定這般偏執得近乎瘋狂的女人,即使有她那般愛到死的心情,在我們身邊也是俯拾皆是。因此,我們必須明白,愛與情
緊緊相隨,性與欲無法分割。